首页

AD联系:507867812

星力9代

时间:2020-02-19 11:32:06 作者:星力网络电玩城 浏览量:83105

永久网址😊【8ag8.vip】 星力9代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,见下图

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

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,见下图

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,如下图

亡命亡命

亡命

如下图

亡命,如下图

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,见图

星力9代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

亡命

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

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

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

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亡命亡命亡命亡命亡命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。

亡命

星力9代亡命

亡命亡命亡命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。

亡命

1.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

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亡命亡命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

2.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。

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

3.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。

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亡命亡命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4.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。

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亡命。星力9代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星力电玩9代

亡命

星力平台游戏

亡命....

网上电玩捕鱼

亡命....

星力九代电玩城

亡命....

正版电玩城

亡命

作者:熊亨瀚年代:近代体裁:七律

蹈火归来又赴汤, 只身亡命是家常。⑤ 东西南北路千里, 父母妻儿天一方。⑥ 太息斯民犹困顿, 驰驱我马未玄黄。⑦ 风尘小憩田夫舍, 索得浓茶作胆尝。⑧

  ④亡命:即亡名,户口册上没有名字,指为革命奔走。   ⑤蹈火赴汤:指投向最激烈的革命斗争中去,不怕牺牲。家常:平常的事。   ⑥天一方:天各一方,分散在各地。   ⑦太息:叹长气。斯民:此民,指人民。玄黄:又黑又黄,指病困。马未玄黄,还可奔跑。这是感叹人民的痛苦,说明自己为革命奔走,毫不感到困累。   ⑧小憩:稍稍休息。田夫舍:农家。浓茶味苦,当作越王勾践的尝胆,指休息中都在苦心规划革命。....

相关资讯
热门资讯